首页会员导航› 证券交易

退市公司诉交易所第一案败诉 新都酒店重整投资人面临集体诉讼

2019-1-23 09:13| 发布者: 解刚| 查看: 13653| 评论: 0

  作为深市老牌上市公司,深圳新都酒店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都酒店)退市后的一系列做法令人惊愕,2017年恢复上市失败后,其对参与公司恢复上市工作的第三方提起连环诉讼,会计师事务所和保荐券商都在列,最终目的是赢得对深交所的诉讼胜利。然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近日独家获悉,耗时一年多之后,该计划终告失败。

  新都酒店诉深交所,要求撤回退市决定,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在2018年12月份终审完成,新都酒店已经败诉。记者还了解到,超过50名中小投资者正联合起来,对主导新都酒店恢复上市工作的重整投资人提起诉讼,已获得法院受理,将于春节后开庭。

  众多希望在“捞壳”行动中获得可观收益的投资者已无法避免亏损,中小投资人寄希望重整投资人兑现数亿元的业绩承诺,以尽量保证股票价值。然而,记者发现,随着恢复上市计划失败,重整投资人自身已成过河泥菩萨,陷入诉讼漩涡,“散户”利益如何保障成为一道难题。而新都酒店顺利完成退市“转板”工作,也面临着企业运营合规性的考验。

  起诉深交所终审败诉

  由于原大股东的违规操作及经营乏力,新都酒店出现乱局,公司股票被暂停上市,2015年走上破产重整道路后,耗时101天完成工作,创下全国市场主导条件下上市公司拯救的最快速度,债权清偿约7亿元,涉及2万余户股民,为深圳保留了一家当时看来可能回归主板的上市公司。

  其实,从恢复上市实力的目的来看,新都酒店的重整一直都未完成,更可能是全盘失败。

  重整的快速完成离不开重整投资人联合体的积极介入,这个联合体包括4家企业,但主要以广州泓睿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泓睿投资)、深圳泓睿天阗资产管理企业(以下简称泓睿天阗)为首,这两家企业的实际控制人陈强亲自操刀重整项目,寻找金主引入资金。

  然而,画龙尚需点睛之笔,这一笔就是恢复上市资格。深圳中院的裁决书表明,重整投资人有义务推动新都酒店的恢复上市工作。事后证明,对于背上巨额债务、许下诸多承诺的重整投资人来说,恢复上市与否是“生死所系”的问题,随着恢复上市工作的失败,其诸多承诺也无法完成。

  2017年5月5日,深交所作出决议,对新都酒店股票恢复上市的申请不予通过,新都酒店数月之后提起多项诉讼,会计师、券商、交易所一个没落下。这一决定并非完全荒谬,若能告赢会计师和券商,推翻交易所的决策基础,新都酒店确实可能创造奇迹。

  诉讼背后并非涉及多么错综复杂的会计处理争议,而仅仅关乎一笔本该在2014年清偿的千万元租金,由于这笔租金在2015年偿付给新都酒店,新都酒店原本将其算作2015年的营业收入。

  这一会计处理争议受到了业内广泛讨论,相当一部分观点认为,从当时的交易安排、会计处理来看,做这种年度腾挪都有牵强之处。由于会计师事务所临时变卦,调整了当时的会计处理,该笔租金的会计处理最终被调整,新都酒店2015年账面陷入亏损,不具备恢复上市条件。

  此时距离重整已经过去一年多时间,不论是重整投资人,还是参与“捞壳”的散户,都被吊足了胃口。2017年末,诉深交所的一审判决出炉,新都酒店败诉,紧接着,在没有对外公告的情况下,新都酒店开始上诉。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知情人处独家获悉,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在2018年12月份完成终审,新都酒店败诉,要推翻交易所的决定希望渺茫。

  “作出新都酒店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具有充分的法律依据和事实依据,深交所将坚决落实退市主体责任,全力维护退市制度的严肃性。”这是2017年深交所针对诉讼给出的回应。

  挂牌三板市场障碍仍在

  终审失败无疑让很多投资人的希望破灭,《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股吧等平台发现,有投资人长期关注案件进展,希望奇迹能够出现。

  另有一部分投资人则迫切希望新都酒店结束诉讼,走入退市流程的下一个阶段——转板。根据退市制度,A股退市企业应该退到三板市场挂牌,以保证股民的后续交易。但是,由于新都酒店提起对深交所的诉讼,退市程序被暂时冻结,券商停止推荐新都酒店挂牌三板市场的工作,新都酒店的众多股东只好长期“深套”。

  记者两次致电新都酒店董秘办,了解后续计划,但电话长时间待机后仍无人接听。

  挂牌三板市场是否已经扫除障碍?广东纵横天正律师事务所的尤德卫律师告诉记者,诉讼事项完结仅仅是一个因素,要挂牌三板市场,企业自身的合规性也是一大障碍。

  记者此前从接近前十大股东的人士处了解到,破产重整后,新都酒店长期处于由重整投资人把持,股份权益未明确的情况。此外,在重整投资人的主导下,新都酒店连基本的财报披露都做不到,一年多的时间里竟找不到一个会计师事务所来审核财务报告,信息披露存在缺陷,新都酒店真实的经营情况成谜。

  另一个饱受关注的因素是重整投资人的业绩承诺问题。破产重整已过去多年,由于恢复上市失败,重整投资人当时许诺的业务转型、资产注入,以及5亿元的业绩承诺全都不见踪影。而众多投资者正是因为当初的承诺而选择持股,他们迫切希望重整投资人能落实业绩承诺。

  《每日经济新闻》此前报道,重整投资人的实控人陈强操刀新都酒店破产重整,引入了规模不小的外来资金,因为新都酒店恢复上市失败,投资收益未落实,投资人与陈强最终对簿公堂,引起大量诉讼,泓睿投资、泓睿天阗2018年10月份以来面临大额财产强制执行,合计数额超过10亿元。

  重整投资人还剩下多少资产,能否保证其对上市公司的业绩承诺补偿能力?根据此前的财务披露,新都酒店至少已有一年的业绩明确未达标却未得到补偿。超过50名中小投资者欲联合起诉重整投资人,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了受理案件通知书,接受委托的律师是尤德卫律师。他告诉记者,目前确定的开庭时间在今年2月份,春节之后。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联系电话:0357-3991268
联系QQ:649622350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临汾金融网 ( 晋ICP备15007433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