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保险专栏

车险行业乱象又起 监管重典治乱2019年将"严上加严"

2019-1-21 10:12| 发布者: 解刚| 查看: 1627| 评论: 0|来自: 国际金融报

  ● 制定费率方案应严格遵循合理、公平、充足的原则,不得以任何形式开展不正当竞争;应报送新车业务费率折扣系数的平均使用情况;应报送手续费的取值范围和使用规则。

  ● 手续费是指向保险中介机构和个人代理人(营销员)支付的所有费用,包括手续费、服务费、推广费、薪酬、绩效、奖金、佣金等。

  ● 新车业务手续费的取值范围和使用规则应单独列示。

  2019年,是车险行业复业后的第40个年头。行至不惑,车险也来到了发展的十字路口,从“粗放式增长”到“刮骨疗毒”,行业变革航行至深水湾区。2019年1月已过大半,严监管下的车险行业有变好吗?还是不尽如人意?

  骨头难啃

  《保险法》就有规定,车险业务必须实施产品、费率报行合一,但一直以来实施效果不佳,成了行业里的顽疾。

  2018年,车险产品、费率“报行合一”正式实施,给各家财险公司套上了“紧箍”,但如今看来,经过一段时间的沉寂,似乎业态有重回老路之势。

  《国际金融报》记者通过采访车险代理人、进入代理人交流群和车险贴吧、组建车险交流群发现,不同代理人之间的情况大相径庭:有些人觉得监管加强、成单辛苦;有些人觉得监管前后变化不大,代理人可控的佣金率浮动区间依然很大。但无一例外都有返点,即将一定点数的保费返还给投保人。从记者了解的情况来看,返点数有高有低,从15点到40点再到60点不等,视不同代理人、地区、车辆情况、保险公司而定。

  有代理人明显感受到了监管压力。一位浙江地区的车险代理人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监管加强后,车险价格高了不少,返点依然会有,不过都不会很高,但是也要看地区,每个公司的政策都不一样。在他那购买车险,大型险企基本返点数为15点左右,小公司要高点,在18点左右,具体还是要核保以后再看,“现在没有保险公司敢当出头鸟”。

  但也有不少代理人毫不收敛。比如,记者发出汽车商业险订单需求后,一位龙头险企的车险代理人表示,可从上海出单,但表示点数较低,“能接受再报价”,结果返点点数高达40个点。对方表示,出单他赚一个点的手续费,在该龙头险企实名支付订单。一个山东地区的代理人直接放言,“交强险单买,返点接近60个点”。

  还有多名保险销售人员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报行合一前后,保险公司给到销售人员的佣金率变化并不大,浮动却很大。“大多还是保持在20%至40%之间。”

  “按照规定,保险公司给到我们业务员的佣金率最高在20%,但有些公司为了拼业绩,会冒险去提高佣金率。”湖南某车险代理人对记者透露,冒险提高业务员佣金率的险企中,有大型险企,也有中小型险企。

  此外,各家险企车险代理人私下交易的情况也像是“行业潜规则”。各家险企代理人在群里相互交换客源,以求自身利益最大化。一位上海地区大型险企车险代理人就对记者表示,“我这里利润高,你可以拿到我这里出订单,你那里高,我也可以拿给你做。”

  有业内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首先法律条例就有规定,车险业务必须实施产品、费率报行合一,但一直以来实施效果不佳,成了行业里的顽疾。

  一位险企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随着商车改革的逐步深化,车险业务保费下降明显,基于考核导向的问题,很多主体不断加大了市场费用投入,导致车险乱象屡禁不止。

  车车科技创始人、CEO张磊在近期的一次保险大会上也曾直言,虽然银保监会要求报行合一,大公司佣金率是20%、小公司25%左右。“但在实际操作中,很多保险公司的佣金率依然在随市场波动,今天可能是25%,明天就有可能涨到45%甚至更高。”他表示,佣金率变化太大,也直接导致很多传统车险在线交易困难。

  面对上述情况,张磊建议,险企应该进行角色转换,从经营者转向服务者。他指出,银保监会提出针对车险投保人不允许有相应的返佣和利益输送,希望通过增值服务来满足投保的需求。“未来保险公司应该要把传统以规模冲刺为主要目的,变成以服务来吸引客户为抓手的经营模式,这也是非常明显的一个趋势”。

  倒逼创新

  为了应对更加激烈的市场竞争,公司结合自身情况,聚焦理赔服务方面做了创新。

  所谓“报行合一”,报是指报送的手续费范围和使用规则,行是保险公司的实际执行情况,即报送给银保监会的手续费用,必须与实际执行的政策保持一致。

  其核心是明晰手续费。手续费是指向保险中介机构和个人代理人(营销员)支付的所有费用,包括手续费、服务费、推广费、薪酬、绩效、奖金、佣金等。此前业务员给客户的赠礼、返现基本也出自手续费支出。

  从购买端角度看,实惠似乎也到不了消费者手里。虽有消费者表示,“没感受到监管加强前后的车险费用变化”,但仍有不少消费者反映,“保费涨了”。“最近车险快到期了,一报价发现涨了不少。”有消费者表示很纳闷,银保监会出规定限制手续费,手续费变低不应该保费也低了吗?限制恶意低价竞争是好事,但不应该让消费者买单。

  从险企角度看,车险增速下滑、手续费居高不下,使得财险企业特别是中小险企车险利润被挤压。

  数据显示,2018年前11个月,车险保费为7003亿元,同比增长4.56%,增速较2017年下降5.48个百分点。

  此外,从目前公开的数据来看,2018年前三季度,82家财险公司合计净利润244亿元,相比去年同期暴跌三分之一。其中,43家去年前三季度净利润为正,共盈利288亿元;39家净利润为负,共亏损44亿元;人保财险、太保财险、平安财险“老三家”盈利占行业利润的98%,剩下79家公司刚达到盈亏平衡。

  平安证券认为,行业盈利有待验证。其表示,当前监管叠加行业自律之下,车险费用率大幅上升后缓降,但仍处于历史高位。短期强政策刺激下,市场往往需要更长时间调整恢复,且趋势上看,费改虽短期可能产生反向影响,但长期将导致赔付率上升、费用率压缩,行业盈利将会下降。同时,集中度提升使得部分中小险企退出市场。

  2019年要想在承压下有所突破,财险公司需要摆脱车险依赖,倒逼产品创新寻找出路。

  万联证券表示,汽车保有量增速下降叠加商车费改持续推进,车险增速继续承压,非车险成为产险保费增速的重要驱动因素。

  平安证券表示,2019年产险盈利改善。2018年是产险公司盈利的低点,预期的手续费税率改革有望使得行业明显受益,同时监管加强之下车险手续费有望逐步回落,预计2019年行业盈利有所改善。

  天风证券(7.230, 0.02, 0.28%)指出,报行合一实施后手续费率下降,监管对费用的管控力度将进一步强化,这将带来费用率+实际税率双重下降。同时,非车险占比将进一步提升,预计财险利润有望于 2019 年触底回升。

  保险公司面临了哪些困难和挑战?中小险企又会如何应对市场的激烈竞争?《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到多家财险公司,得到的一致反馈是:公司都有科学厘定费率方案,结合自身经营实际完成方案报送,并严格执行报送方案,坚决贯彻落实监管要求。

  “严格意义上来说,车险报行合一更有利于大公司,对中小财险公司而言,市场竞争的压力并没有减少。”华海财险相关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作为一家中小财险公司,车险报行合一实施后,面对商车改革的持续深化,对公司经营管理能力带来了极大考验。商业车险改革后,虽然保费充足度明显下降,赔付率提升,但随着市场的规范,保单获取成本的下降足以覆盖赔付的上升,车险业务的边际成本下降,可以促进承保效益的改善。公司严格执行报批的车险条款和费率,进一步提高认识,强化执行力。

  具体表现在六个方面:一是坚持价值发展理念;二是加强专业人才队伍建设;三是坚持极致客服理念;四是加快创新发展步伐,提升非车险业务对规模、效益的贡献作用;五是加强风险防控体系建设;六是坚持保险姓保,体现公司的价值担当。

  安心财险相关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为了应对更加激烈的市场竞争,公司结合自身情况,聚焦理赔服务方面做了创新。“接下来,公司还会进一步提高风险筛选和识别能力,降低车险费用率,提升业务品质。”

  同时,该负责人还提出,“希望监管层面能够完善相关市场化机制,实行差别化监管,给中小型公司留有一些自主创新的空间。”

  众安在线(港股06060)相关人士也对记者表示,车险费率的恶性竞争对中小险企来说就是慢性死亡,没有长期利益可图,如此一来,反而能倒逼企业认真发展产品。“众安在线将重心放在用户服务和体验上,提升差异化创新,加强用户关怀,在消费者权益保护方面狠下功夫。”

  重典治乱

  预示着今年的车险监管将重拳出击,强监管势头比之去年将有过之而无不及,2019年车险监管“严上加严”。

  有业内人士认为,车险之困难解,除了行业自律和监管处罚同时进行,目前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早在2019年一开局,车险领域便连遭重拳。

  据了解,近日两家大型财险公司所属的5家分支机构商业车险业务被当地银保监局叫停,原因是违反关于按照规定报批和使用车险条款费率的要求,被责令自2019年1月1日起停止使用商业车险条款和费率的监管措施。

  在处罚行业违规行为的同时,中国保险行业协会(以下简称“中保协”)还同步发布了《机动车辆保险自律公约》,重申保险公司不得以高额返佣争夺客户。

  这也预示着今年的车险监管将重典治乱,重拳出击,重罚大公司,车险强监管势头比之去年将有过之而无不及,2019年车险监管将“严上加严”。

  此前,这一严监管的节奏也贯穿了2018年全年。

  根据数据统计,关于2018年涉及保险业务等领域的罚款已近2.5亿元。银保监会及原保监会开出1627万元的罚单,涉及14家险企。

  据《国际金融报》记者统计,从2018年到2019年1月7日,针对车险业务,银保监会共开出11张罚单,罚款金额达927万元,占银保监会对财险企业罚单总额的57%。

  罚单主要涉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及其四川省分公司、中国平安(60.890, 0.97, 1.62%)(港股02318)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及其宁波分公司和四川省分公司、太平财产保险有限公司及其四川省分公司、中国太平(港股00966)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及其福建省分公司、永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浙商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

  记者注意到,“财险老三家”——人保财险、平安产险、太保产险,作为占据财险市场超60%份额的第一梯队财险公司,亦是车险的重罚所在。

  总体来看,处罚原因以给予或者承诺给予投保人保险合同约定以外的保险费回扣或者其他利益,以及上述企业编制提交虚假报表为主。处罚手段则以罚款和警告为主,部分险企被责令停止接受商业车险新业务3个月,其中有6名时任直接负责人被撤职。

  对于险企因车险业务受到处罚的原因,某大型财险公司的车险代理人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银保监会对车险的监管日趋严格,各代理人通过比拼手续费的点位抢单,从而造成不同险企之间的价格竞争过于激烈。

  他补充道,这种恶性的价格竞争容易使保险公司的经营状况不佳,甚至产生亏本的情况。因此,给予或者承诺给予投保人保险合同约定以外的保险费回扣或者其他利益的行为多成为监管的重头。

  同时,他在接受采访中对记者强调,编制提交虚假报表是险企违规始终跨不过的一道坎。目前,在渠道费用不断增高的情况下,编制提交虚假报表套取资金成为保险公司用以议价的一种额外成本。

  对于2019年财险市场的发展,穆迪保险分析师郭嘉铭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商车费改、报行合一的大背景下,随着商车费改的进一步推进,费率系数将进一步放开,甚至在部分试点地区不对系数进行限制,将定价权给到财险公司,有利于财险公司改善营业能力,并便于区分优质客户。

  他表示,在2018年,银保监会强调费用率的监控,在2019年则更多地将在行业是否会自律和集中改善营业能力上展开后续的观察。中小型财险公司也可将注意力更多地转向非车险业务的发展。

  另外,郭嘉铭也在采访中指出,2019年保险科技将对保险行业产生进一步的改变,随着BATJ等互联网巨头的进入,传统保险公司如何适应变化,提高自身运营能力以及获客能力,也将受到考验。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联系电话:0357-3991268
联系QQ:649622350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临汾金融网 ( 晋ICP备15007433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